Monthly Archives: May 2010

助華生上名校 安娜畫室點石成金

  — 記特殊教育法老師、藝術家翁安娜 【大紀元記者衛君宇紐約報導】走進紐約布魯克林 一間半底下室內的小小教室,看著滿牆的孩子們的畫作,很難想像這些東西,與將三位洋太保送進普林斯頓、耶魯和哈佛能有甚麼聯繫。然而,琢頑石而成璞玉的妙手,就正是這間畫室的主人 — 翁婉明(Anna Yung)女士,人們都叫她「安娜」。 ◆ 從學藝術到用藝術教學﹕生活畫了一個圓 從藝術學院畢業,成為一名設計師,到華爾街成為一名專業交易師,賺了很多錢,之後又回到開私塾通過藝術的方式,教令人頭痛的問題小孩上大學,安娜的人生軌跡,像是在不經意處畫了一個圓。 生活像坐著過山車般起起落落,安娜逐漸開始了悟﹕「我只是隨著我的心念,做我喜歡做的事情。因為生命的意義不在於你離開時有多麼了不起,而是在你活好每一天。」 真正令她下決心拿起畫筆並教孩子的,是在2000年和她一位身在巴黎的朋友的一通電話。那位朋友是一位非常著名的藝術家和教授,已經是在癌症晚期彌留之際,他在電話中說﹕「安娜,你應該拿起你的畫筆,因為那是神賜予你的禮物。」 安娜當時就哭了,對她的朋友說﹕「你有錢又有名,說的容易,我卻還要為生計而奔波,太難了﹗」那位朋友回答道﹕「安娜,不要自私,你的熱情,智力和才氣,要留給孩子,留給下一代。那一刻,成了我人生的轉折點。」從此安娜便開始了她的教學生涯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tudent Art Work 起初,安娜從未想過要教小孩,她志在大學教藝術。但三、四年前,當她的畫室開張以後,不斷有一些家長在尋求幫助,他們想讓安娜幫助他們的孩子上最好的中學和大學。 進來的第一批學生,是安娜小女兒的同學﹕「他們想進馬克吐溫初中,我教了他們三個月,他們上了馬克吐溫初中。從那以後,她就一發不可收拾。前來求助的人絡繹不絕,那時,我在教曼哈頓最富有家庭的孩子,Tomima,Noami,都來自猶太人社區。」 安娜說﹕「教過那些西方的富家子弟之後,我覺得有些失落,我是華人,我還是想回來幫助華人社區。」於是,安娜就在一家華文報紙登了招生廣告。 ◆ 海娣的故事﹕從叛逆女孩到全優學生 「看到廣告來的第一個孩子是海娣,她是我的第一個華人學生,那時海娣14歲,上9年級。海娣來自香港的一個富裕家庭,8歲時才開始自己學刷牙,因為以前都是傭人在幫忙的。」 不久,海娣家的經濟情況開始變化,母親不得不外出做工,對海娣的關照開始減少,她無法適應這樣的轉變,從過去的舒適無憂到問題浮現﹕在學校她不喜歡學校 的老師,在家裏,因為她從小喜歡藝術而媽媽不准所以常鬧性子,她媽媽認為「在華人社會,父母認為藝術是沒用的東西。」 家境變化加性格反叛,使得一切都偏離了航向。當她媽媽意識到問題時,已經太遲,她對學校沒興趣,她怨恨別人,一家人不能和睦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tudent Art Work 安娜說﹕「媽媽將海娣帶來的第一天,她看了看我的作品,說我不夠資格教她。我同她媽媽講﹕不要急,讓我先教教你吧,之後你女兒可能會有不同想法。等你的第四幅習作之後,海娣會求我教她的。」 「她媽媽帶回家的第一幅習作,是顆雞蛋,海娣在上面寫道『醜死了,醜死了,醜死了』,並向滿世界宣告﹕我媽媽發瘋了,這麼老了還學畫畫﹗然後和她媽媽大吵一場。」 「我還是告訴媽媽不要急。她媽媽帶回家的第二幅習作,是顆紅蘋果,媽媽是有天份,畫的真是好,回去貼在冰箱上,女兒放學回家後,看著蘋果半天說不出話 來,馬上就拿下來,臨摹了一個星期,但依然沒她媽媽畫的好,問『媽,你是如何做到的﹖』,她媽媽說,『去問安娜女士吧,她用45年的秘密來教我』。」 「第三幅習作是個非常簡單的咖啡杯,媽媽畫的非常好,帶回家後,海娣怎麼學也畫的不如媽媽好。」 「第四幅習作,媽媽畫的是一顆芬芳美麗的黃色芒果,當海娣從學校回來看到冰箱上的芒果畫時,打電話給媽媽『早點回家,我想馬上去見安娜女士﹗」。這就是安娜與海娣的師生緣起,也是安娜開始教授華人子弟的開始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Student Art Work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3 Comments